Quarter

关于江歌的事 希望各位哈迷能看一看

alpaca:

占tag十分抱歉 如有不妥的话我会马上删除


之前写的比较潦草 有些地方可能误导了大家 这里向大家表示歉意


非常感谢小伙伴的提醒 签名不会直接判处死刑 但是会让法庭能更严谨更慎重地裁决 如果能成功的话 就会是大家都希望的结果了 再次感谢各位小伙伴愿意指出错误之处


16年的东京留学女大学生被害案件重审了 受害者江歌的妈妈发起了一次签名活动 如果有足够的签名数就可以
让法庭能意识到事件的严重性 从而更好地来审判案件 处决犯人


江歌和我们一样都喜欢hp 在她的骨灰盒里陪伴她的 是她最喜欢的hp纪念徽章 她参加了hp分院测试 是善良的赫奇帕奇 可惜她没有獾院里的忠诚的朋友 她被她的朋友锁在自己的公寓门外 被残忍的凶手整整砍了十刀 最长的伤疤十厘米


江歌真的是个很善良很温柔的女生 但她永远离开了世界 去了我们永远到不了的霍格沃茨 我们所能做的 只有还她一个公道


所以我想请求大家 能支持这场签名活动 只是签一下名 可能就可以让她安息了 就只是签一下名 如果不签名的话也希望大家能帮忙宣传一下


最后非常感谢大家能够观看 我不会写东西 如有什么不妥我会马上改正删除的 真的非常感谢各位


下面是签名的网址(已检验过了没有事)(再次感谢签名的大家)


 https://weibo.cn/sinaurl/blocked3cc04d32?luicode=10000011&lfid=2304135512758783_-_WEIBO_SECOND_PROFILE_WEIBO&featurecode=20000320&u=http%3A%2F%2F1.13969613663.applinzi.com%2FhomePage.php&ep=






人止:

跟风画表格

变成霍格沃茨最美教师大奖赛,现在发送猫头鹰到您心仪教师的办公室,更有机会获得精美教师签名照一份!【编不下去溜了溜了 

【Hannigram】命运和虚空

用刀削鱼:

*《奇异博士》卡西利亚斯au
*拔就是卡西利亚斯
*薇薇这一次没有怎么出现
*接下来会有年龄操作,出现养父子梗
**斯特兰奇医生虽然强调他们是秘术法师,但我还是写的魔法师/法师hhh
*这是我在一段身心俱疲的时间里,朋友叫我做"不累"的事的时候写的(我自己写的很爽x)希望看起来也还可以★


﹉﹉﹉﹉﹉﹉﹉﹉﹉﹉﹉﹉﹉﹉﹉﹉﹉﹉﹉﹉﹉﹉
01
        卡西利亚斯找到古一的时候,他还不叫这个名字。
        他的真名要更出名一些,无论是头条新闻还是八卦小报都刊登过他骇人听闻的犯罪。
        "汉尼拔·莱克特"闹的满城风雨。
        那个令人厌烦的女记者还写过什么"谋杀夫夫"。
        不过最终他还是脱身了。
        从悬崖之上。
        大西洋的海水比想象的要更冰凉一些,礁石和海浪翻滚时带来的刺痛还不时在体内纠缠。
        但要说什么比浓稠的黑暗海水更加刺骨,那只有失去灵魂的痛楚了。
        上一秒还贴在胸膛的炽热温度,下一秒就伴随着自由落体沉入了地狱。
        等了好久终于得到的至宝,就那么猝不及防地失去了。
        那瞬间汉尼拔想屠了整个警局,再把自己做成祭品。
        又或者他可以去找那一屋子的狗,那他心爱的人指不定就会出现了。
        不过他始终没有这么做。
        不知道他随着海浪飘去了哪里。
        他只是在那个夜晚,在那片海里一遍一遍地摸索。
        那是一种麻痹的窒息感。
        混杂着止不住的鲜血。
        海水的味道像那个人的须后水。
        直到昏暗的天边露出光来,似乎连深不见底的海都变得通透。
        底下什么也没有。
        南下的极地冷气与夜间海水里凸起的碎石早就让他的神经不再做出任何反应。
        汉尼拔没有再动作,倚在一块隐蔽的岩石上,任由朝日慢慢罩了过来。
   
        做心理医生有一个好处:秘密总会不请自来。
        汉尼拔搭上一艘破旧渔船时,看着那双不停颤抖的手,不自觉一笑。
   
        在加德满都,不会有人知道汉尼拔是谁,更不会有人知道卡西利亚斯是谁。
        每个人都忙着为自己过活,忙着为主祈祷,没人真正在乎那些来来去去的背包客。
        汉尼拔,或者说卡西利亚斯走到那个叫"圣地"的地方时,正好看见一个穿着道服的男人在清理门口的垃圾。
        虽然那扇门足够逼仄,但上面的花纹也足够美丽繁复。
        卡西利亚斯从来不是会只看表象的人。
        他知道这地方或许真的能够帮助他。
   
        门口扫地的板寸黑人叫莫度,他友善地领着卡西利亚斯去见了古一。
        一身灰白道袍的法师在练拳法,并不宽大的袖袍被她武得呼呼作响。
        没等两人走进,她便转过身来。眼睛是闭上的,她说,"你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
        再缓缓睁开眼睛,她没有去看卡西利亚斯的反应,只理了理衣服,双手端正地握在身前。
        她拥有一种令人移不开眼的魅力,法师独特的气质。
        但卡西利亚斯没有在她的身上停留一秒,他和她一样把目光转向了尼泊尔颜色浓郁的天空。
        这些都不是能让他停驻的美丽。
        "我失去了生命。"卡西利亚斯笑了一下,或许是这一路都没有说话的原因,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我用了几年去构造的生命。"
       "像过了一辈子。"
       "是从我体内生长出的血肉。"
   
        古一最终接受了他,她开玩笑地说,这里就像是失物招领处。
        卡西利亚斯不置可否地微笑。
   
        练习法术的日子很简单,至少对于卡西利亚斯来说是这样的。
        莱克特的血液似乎天生就更加高贵,对什么都带着与生俱来的天赋。
        古一对他是难得的赞赏,能够静下来的性子、多于凡人的毅力和超乎常人的聪慧,是潜力无穷的法师必备的品质。
        卡西利亚斯想到自己以前半夜去车道上等待一只粗鲁猎物时的耐心,他确实从来就有这种不可多得的性子。
        不过,在莫度问起时,他只是勾了勾唇,"以前有人很喜欢钓鱼。"
        莫度看了眼他的表情,没有再多说话。
   
        除了在藏书阁专研魔法以外,卡西利亚斯会漫步在加德满都的街头。
        过长的头发被随意地扎在脑后,一身朴素的道袍穿来还是像定做的西服。
        这时他会想起来以前的一些梦。
        他,威尔,还有阿比盖尔,他们一起踏上异国的道路。
        但每处都像故乡。
        他会给阿比介绍每处的风土人情,他知道他们聪明的女孩会想了解更多。
        而威尔呢……他想他还是会低垂着眼,但其实他的每处感官都已经感受到了一切。
        每一个路人,每一个即将认识的人,每一个永远不会有交集的人……
        或许,他们会选一个地方留下来。
        他们住在三层楼的房子里,到了夜晚,威尔养的狗全部睡去,阿比去结交新的朋友,而他会一遍一遍亲吻威尔的身体——从头顶到脚底。
        用让灵魂熔化的温度与力度。
   
        狭长又拥挤的尼泊尔街道摩肩接踵,卡西利亚斯和街头艺人坐在一起,隔得不远不近。
        那个艺人手里拉着琴,传统乐器混着现代乐曲,不伦不类。
       卡西利亚斯也没有在意,与他而言,早已不是只有古典乐才能满足心底的渴望。
       是什么都无法满足。
       他只一味画手中的画,专注得像也要靠这个求生。
       最终满载而归的艺人没忍不住好奇,凑过去看了看他的稿纸,瘪了瘪嘴,"你女儿和……?"
       卡西利亚斯笑笑,头也不抬,"爱人。"
   
    02
       卡西利亚斯知道那几本书里有他想要的东西。
       他一直很欣赏"圣地"的藏书量,不只是魔法书,就连近期的泰晤士报都有。
       只是他们太不细心了。卡西利亚斯在取下那几本禁书时这样想到。
       禁书也只被几条铁链拴住——没有任何防备还彰显着它的身份。任何法师都能轻易解锁。
   
        卡西利亚斯经常去藏经阁,每天练完法术就将一整天耗在里面。
        直到古一找到他,说话永远是直率的单枪直入,"你最近经常看那几本书?"
        卡西利亚斯歪了歪头,手无意识地摩挲指上的法戒。
        想完他便笑了笑,"噢,是的,怎么了?"古一没有明确地说过禁书不能看,他便也装傻。
       "你不是因为好奇。"肯定句。
       "知识的海洋永远吸引人驻足。"一如既往的坦然。
       "那你有什么看法?"古一双手捧着茶杯喝了一口。
        卡西利亚斯挑了挑眉,"惊觉自己学到的才是皮毛。"
        古一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像是在笑。
        "卡西利亚斯。"这是她第一次如此正经地叫他。但转头,她还是云淡风轻的样子。
        "有些东西,是人力无法挽回的。"
        卡西利亚斯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看她低垂的眉眼。
        "我知道。"笑容是卡西利亚斯特有的优雅从容。
   
       卡西利亚斯"叛变"的日子离这次谈话结束并没有很久。
       两年的时间在南亚的闲适生活里过的飞快。只是对于卡西利亚斯来说,钟表走过的每一秒都是煎熬。
       但他习惯了将一切都做到万全。
       他只撕下了两页禁书,好巧不巧地留下那关于倒转时间的几页。
    
       莫度愤怒地看着他,质问他怎么可以背叛师门,怎么可以背叛作为一个魔法师的原则。
       卡西利亚斯装作迷茫地思索了一下,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滞,画着圈来抵挡攻击。
       "我从来没有背叛我的原则。"
       卡西利亚斯将冲过来的一群人划入自己的魔法圈,另一只手迅速打开多元宇宙的大门,将阻拦的人全部暂时送离战场。
       "我一直是利己主义者。"
       他轻声说完,又无声地笑了起来。
       "以及威尔·格雷厄姆至上主义者。"*
   
       古一站在他对面,与他对视。
       即使到这个时候,道院的房子塌了一半,弟子倒了一地,她也表现得无所谓。
       "这条路不是你想的那样。"波澜不惊的眼眸彼此相对。
       "多毛姆也不是阿拉伯的神灯。他无法将你失去的东西找回来。"
       "或许是吧。"卡西利亚斯最后看了眼喜马拉雅山连接的澄澈天空。
   
        最终,卡西利亚斯还是离开了,带着一身伤。和来的时候一样。
        古一静静坐在院子里,靠着石柱。同样的伤在体内翻江倒海。
   
    03
        卡西利亚斯坐在车里,对面是还在上课的社区中学。
        没有学生的街道显得寂静又空旷。
        到这个时候,他才无聊地开始回想过去这两年。这是他平时不常做的事情。
         ——史蒂芬·斯特兰奇能找到古一,卡西利亚斯一点也不意外。
        后来斯特兰奇医生又找到禁书,甚至和他在伦敦打了一架,他也没有丝毫意外。
        被绑在伦敦圣院的时候,他甚至有些无趣地想笑——真是风水轮流转。
       不过谁会想到这一切都是他所谋划的呢?
       从斯特兰奇发现"圣地"开始,到最后利用无限重复的时空法术来制止多毛姆吞噬地球……所有的事情都在卡西利亚斯看到"禁书"那一瞬间埋下了伏笔。
       "禁书"上描述的是并不深奥的时间空间法术,但使用它的困难之处在于,使用者需要从异次元借助力量。
        而一般人都只想着利用这种强大的力量来使自己长生不老,但这样做的后果只会使次元之间的能量不平衡,最后导致次元倾倒。
        这就是为什么古一使用着禁术,却仍将它封锁起来的原因。她知道自己足够强大,可以填补次元间的微小漏洞,而其他资质平庸者却无法承担这种后果。
        但卡西利亚斯发现,只要她的灵魂陨落,那些常年累积起来的能量便会找到漏洞,如流水溃堤,使异次元的力量,比如多毛姆,成功进入地球。
        卡西利亚斯并不想使地球毁灭。虽然他确实想过如果计划无法成功,那不如将这片于他而言的荒芜之地吞噬殆尽。
        还好最后他的猜想正确。
        ——禁书所描述的,真正的时空法术并不是长生不老的媒介,而是使时空倒流的方法!
        这项禁术会使使用者所在的次元陷入极度混乱,所以需要至少一个非常优秀的法师从外界借助能量,防止次元崩塌,才有可能让另一个人顺利通过时空缝隙。
        而斯特兰奇就是卡西利亚斯相中的,具有极高魔法天赋的法师。
        而斯特兰奇不知道的是:他无数次扭回时空和多毛姆谈判,就是无数次帮助卡西利亚斯蓄积时空穿越的动力……
   
        但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卡西利亚斯放松地躺在座椅上。
        他们阻止了多毛姆的入侵,顺带还解决自己这个叛徒。
        他将目光投向刚刚拉响下课铃的校园。
        而自己呢?
        熙熙攘攘的学生从教学楼里走出来。
        他的眼神变得柔软,眉梢都微微上扬。
        时间的确逆转了,他打碎的茶杯终会被拼凑回去的。
        ——他回到了威尔十七岁的人生。


﹉﹉﹉﹉﹉﹉﹉﹉﹉﹉﹉﹉﹉﹉﹉﹉﹉﹉﹉﹉
*出自朱生豪先生,"我是宋清如主义至上者"

Sampat:

只是一个大纲,HPau,并非大战时期,哈利波特时代已经过去了,凤凰社则代代流传留下来。

Eggsy是一个混血巫师,他的父亲是一名巫师,但他一直不知道,直到11岁那年,他收到了由猫头鹰送来的一封信,以及一个西装三件套拿着长伞的男人敲开了他家的门。

Harry和Merlin他们都是霍格沃兹的教授,同时也是凤凰社的一员,因为避讳魔法部,凤凰社在多年前就改成了kingsman,亚瑟是霍格沃兹校长,帕西瓦尔是傲罗队长,兰斯洛特表面上则是预言家日报的记者。

Harry自然是Eggsy的引导老师,他并不喜欢穿长袍,总是被Merlin嘟囔不像个教授。

Harry带Eggsy去对角巷买学习用品,并送给了Eggsy一只斗牛梗。在挑选魔杖的时候,避无可避地差点炸掉整个屋子,但是奥利凡德二世突然捧着一个沾满灰尘的盒子出来,让Eggsy试试。

霎时间Eggsy觉得一股暖流从魔杖传递到右手,正发愣的时候就听见奥利凡德二世不停嚷道:“不可思议!简直不可思议!当年邓布利多身死,将他的凤凰留给了哈利波特,这么多年,凤凰只掉过两次尾羽,一次我做成了这根魔杖,十一英寸,白桦木,——”

说着,奥利凡德二世看向Harry,“Hart教授,如果我没有记错,您的魔杖就是用另一根尾羽做的,是的是的,十三英寸,凤凰尾羽,接骨木。”

总而言之就是两个人各种有缘,命定的伴侣(划掉)。

Harry是黑魔法防御教授,梅林就是魔药教授,瓦伦丁则是一个哑炮,对魔法界既羡慕又嫉妒,于是妄图打开魔法界和麻瓜世界之间的屏障,毁掉魔法界。

期间会提到哈利波特时期的人物,比如斯内普的身份在一段校史会有写,Eggsy还对他挺感兴趣之类的,毕竟他是个混血,对魔法界完全不了解也是正常的,以及Roxy自然是赫敏那个角色。


想看Eggsy追求现蛇院院长Harry,毕竟他也是一头勇往直前的狮子。

这就是故事设定,有空应该会写?

一只咸的无比舟沉(*・_・)ノ⌒*:

动车上的摸鱼(好晃啊哈哈哈)
“想当年,我和Des刚见面的时候,那是天天开打,从曼哈顿这头打到那头,Gentk和Abstergo都出动了拉都拉不住”
五年后每当Alex说到这的时候都激动地想从搓衣板上站起来(并没有)

【AE】夭寿啦!Altair你的蝴蝶也成精啦!

KLMNOPQ:


非常怨念的来更新
前三段写的像鸡汤一样的不知道是什么玩意
希望你们能看懂
最近状态不太好所以写出来的我自己都看不下去
这是一篇毫无意思的更新
主要解释了一下并不存在的逻辑
总之
别骂我
谢谢
诚挚的感谢






ⅩⅤⅠ


E和A很快就熟络了起来,天呐他从来没有这么畅快地和别人聊过天。A去过很多地方,而E未曾挪动一步。


A给他讲阿尔泰山上黄色的罂粟,西伯利亚落叶松林间流窜的跳鼠,大摇大摆的花尾榛鸡,也讲阿尔卑斯山谷间溪流旁的村庄,高山草甸上的紫堇映衬着灌木丛中的白花卵叶杜鹃。


E痴迷于A言语间描绘的世界,也痴迷于他认真的神情和轻盈的姿态,他可能是恋爱了,他们跨过蔷薇科,跨出鳞翅目,从三域脱离而出,最终,在生命启始的交点,是发自灵魂的共鸣。


ⅩⅤⅡ


“什么,居然没有人给你施过肥料?”


“那玩意很必要吗?”


“会轻松很多,你没有感觉到开花越来越费力了吗?”


“是哦...你怎么懂这么多。”


“我经常被人带回去研究...所以就有机会看到各种各样的书,反正他们也不敢动我。”


“...因为你金贵?”


虽然这么说很奇怪,但是...


“是。”


我的确很金贵。


ⅩⅤⅢ


“哈哈,Altair,你的蝴蝶也成精了吧,整天绕着你转。”


“这个可能性很大,他可能和E有什么...联系。”


“啥?”


“疑点很多,E没有香味,却能把A招过去,它们两个都不太正常。”


事情越发奇怪,每一个疑点都在指向一个答案:它们真的成精了,但又没有明确的证据,直到有一天,一直喜欢站在他肩上的A飞了起来。


A先是在他眼前飞了两圈引起他的注意,然后落在他正在看的书上,A断断续续,时快时慢地扇动翅膀,起初Altair并不知道A想干什么,但他突然意识到,A可能是在向他传递信息。


他把A振翅的节奏记了下来,幸好,是比较简单摩斯密码,虽然现在已经没人用了,但总会被第一个被想起。


··-· · ·-· - ·· ·-·· ·· --··       ·


FERTILIZ E


A让他给E施肥?


Altair开始慌了,这已经不是成精的程度了,这是老妖精了,它和E的关系很不一般,所以E应该也成精了。


过了一会,A又开始扇动翅膀。


···· ··--- -· -·-· --- -· ···· ··---


H2NCONH2?


...这还是只有知识水平的蝴蝶精。


他跟着A往外走,从E身下的土壤里取了土样,带回地下室做分析。


结果真的是缺氮了...


这真是太超现实了。


ⅩⅨ


“Ezio,我不得不说,你的猜想是正确的。”


“什么啊。”


“它们真的成精了,我是说,他们。”


Altair把事件的过程讲了出来,中途拍掉了Ezio试图探他额头的手,严肃的表示这些都是真的而且他没有患癔症。


“但我还是很难想象。”


于是Altair把A叫了过来。


“Ezio还是不相信你有独立的意识,你能再来一次吗。”


···  -  ··-  ·--· ··  -··  ---
...STUPIDO?


“虽然被一只蝴蝶骂了很不爽,但不得不说,难以置信。”


“我猜你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这件事。”


“是的Altair,你果然一直都是对的。”


ⅩⅩ


事实证明,A是一只高能高智的蝴蝶,Altair曾邀请他参与自己的研究,A振了几下翅,欣然接受。


他们约定好用这套虽然老土但简单的密码,A几乎每天都要和Altair待在一起几个小时,他对这些学术的东西非常有经验,A的口器简直能代替Altair的显微操作仪了——当然,是不要求超净环境的那种。


作为回报,A也偶尔会给Altair提出要求,比如给E多浇点水,给E修个枝打个顶,给E喷点药之类的。


毕竟园艺方面的事情只有Altair比较懂。


这么过了小半个月,Altair不禁问道,“你和E到底是什么关系。”


一向机敏的A好像是愣了一会,他飞了两圈思考了一下才回答道


····  ·      ··  ···      --  ··   -·  ·


HE IS MINE


“占有欲还挺强的嘛,Altair,就跟你一样。”


Altair瞥了他一眼,又继续和A说话。


“你们是...那种关系吗?爱人?”


A迟疑了一会,最后还是表示了肯定。


“好的,现在可以确定了,Ezio你家月季真的成精了。”


“彼此彼此。”



*三域:由卡尔·乌斯(Carl Woese)在1977年提出的细胞生命形式分类,包括细菌域(Bacteria),古菌域(Archaea)和真核域(Eukarya)。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