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rter

【AE】夭寿啦!Altair你的蝴蝶也成精啦!

KLMNOPQ:


非常怨念的来更新
前三段写的像鸡汤一样的不知道是什么玩意
希望你们能看懂
最近状态不太好所以写出来的我自己都看不下去
这是一篇毫无意思的更新
主要解释了一下并不存在的逻辑
总之
别骂我
谢谢
诚挚的感谢






ⅩⅤⅠ


E和A很快就熟络了起来,天呐他从来没有这么畅快地和别人聊过天。A去过很多地方,而E未曾挪动一步。


A给他讲阿尔泰山上黄色的罂粟,西伯利亚落叶松林间流窜的跳鼠,大摇大摆的花尾榛鸡,也讲阿尔卑斯山谷间溪流旁的村庄,高山草甸上的紫堇映衬着灌木丛中的白花卵叶杜鹃。


E痴迷于A言语间描绘的世界,也痴迷于他认真的神情和轻盈的姿态,他可能是恋爱了,他们跨过蔷薇科,跨出鳞翅目,从三域脱离而出,最终,在生命启始的交点,是发自灵魂的共鸣。


ⅩⅤⅡ


“什么,居然没有人给你施过肥料?”


“那玩意很必要吗?”


“会轻松很多,你没有感觉到开花越来越费力了吗?”


“是哦...你怎么懂这么多。”


“我经常被人带回去研究...所以就有机会看到各种各样的书,反正他们也不敢动我。”


“...因为你金贵?”


虽然这么说很奇怪,但是...


“是。”


我的确很金贵。


ⅩⅤⅢ


“哈哈,Altair,你的蝴蝶也成精了吧,整天绕着你转。”


“这个可能性很大,他可能和E有什么...联系。”


“啥?”


“疑点很多,E没有香味,却能把A招过去,它们两个都不太正常。”


事情越发奇怪,每一个疑点都在指向一个答案:它们真的成精了,但又没有明确的证据,直到有一天,一直喜欢站在他肩上的A飞了起来。


A先是在他眼前飞了两圈引起他的注意,然后落在他正在看的书上,A断断续续,时快时慢地扇动翅膀,起初Altair并不知道A想干什么,但他突然意识到,A可能是在向他传递信息。


他把A振翅的节奏记了下来,幸好,是比较简单摩斯密码,虽然现在已经没人用了,但总会被第一个被想起。


··-· · ·-· - ·· ·-·· ·· --··       ·


FERTILIZ E


A让他给E施肥?


Altair开始慌了,这已经不是成精的程度了,这是老妖精了,它和E的关系很不一般,所以E应该也成精了。


过了一会,A又开始扇动翅膀。


···· ··--- -· -·-· --- -· ···· ··---


H2NCONH2?


...这还是只有知识水平的蝴蝶精。


他跟着A往外走,从E身下的土壤里取了土样,带回地下室做分析。


结果真的是缺氮了...


这真是太超现实了。


ⅩⅨ


“Ezio,我不得不说,你的猜想是正确的。”


“什么啊。”


“它们真的成精了,我是说,他们。”


Altair把事件的过程讲了出来,中途拍掉了Ezio试图探他额头的手,严肃的表示这些都是真的而且他没有患癔症。


“但我还是很难想象。”


于是Altair把A叫了过来。


“Ezio还是不相信你有独立的意识,你能再来一次吗。”


···  -  ··-  ·--· ··  -··  ---
...STUPIDO?


“虽然被一只蝴蝶骂了很不爽,但不得不说,难以置信。”


“我猜你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这件事。”


“是的Altair,你果然一直都是对的。”


ⅩⅩ


事实证明,A是一只高能高智的蝴蝶,Altair曾邀请他参与自己的研究,A振了几下翅,欣然接受。


他们约定好用这套虽然老土但简单的密码,A几乎每天都要和Altair待在一起几个小时,他对这些学术的东西非常有经验,A的口器简直能代替Altair的显微操作仪了——当然,是不要求超净环境的那种。


作为回报,A也偶尔会给Altair提出要求,比如给E多浇点水,给E修个枝打个顶,给E喷点药之类的。


毕竟园艺方面的事情只有Altair比较懂。


这么过了小半个月,Altair不禁问道,“你和E到底是什么关系。”


一向机敏的A好像是愣了一会,他飞了两圈思考了一下才回答道


····  ·      ··  ···      --  ··   -·  ·


HE IS MINE


“占有欲还挺强的嘛,Altair,就跟你一样。”


Altair瞥了他一眼,又继续和A说话。


“你们是...那种关系吗?爱人?”


A迟疑了一会,最后还是表示了肯定。


“好的,现在可以确定了,Ezio你家月季真的成精了。”


“彼此彼此。”



*三域:由卡尔·乌斯(Carl Woese)在1977年提出的细胞生命形式分类,包括细菌域(Bacteria),古菌域(Archaea)和真核域(Eukarya)。


TBC